导航
首页
原创
首脑
数码
白电
黑电
生活家电
两净电器
厨卫电器
新能源
原创 > 

中日造物,血统同源的殊途

2019-01-09 16:02:42  来源:中国家电市场网 

中国企业未来的战略,不应是去追逐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和投资金融地产,而是要放下虚荣的自尊和固步自封,学习日本企业务实精神,潜心做研发,做精品制造,做品牌体验。

01

中国和日本的“造物”,其实是源出一体的。

所谓“造物”,是中国工艺制作史上的一个概念,即以艺术的格调去制作器物,使之精美而富有价值。

这个“造物”用在当下日本制造上,是非常恰当的。

日本是岛国,资源有限,生存空间狭小,在交通不变的历史年代,日本的百工技艺,可师从的最好老师便是紧邻的中华之国。

中华大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国的各种创造能力都长期领先世界。

在日本出版的辻惟雄(日)所著《日本艺术史》一书中,我们清楚的看到,从日本的弥生时期到明治前中期,日本的艺术、工艺品的制作,都深受中国艺术风格和技艺的影响,即便当代的浮世绘,女主的面庞身形,都深深烙下中国大唐仕女画的风骨。

故可以这么说,中国百工技艺,传艺日本,感染日本、成就日本。一点也不为过。

但明治维新后,日本在工业上发力,很快成为亚洲第一工业强国。二战后的日本国沦为一片废墟,但这个民族特有一种岛礁之硬气,励精图治,砥砺前行,工业制造和技术创新的水平再次成为亚洲第一。

日本制造了世界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卡西欧),第一只石英手表,第一台笔记本电脑(东芝),第一台液晶电视、第一台恒温热水器(能率)……引领风骚至今达70年,放眼世界,当下可以比肩的对手也就是美国、中国、德国三个。

在“造物”上同出一门的中国和日本,在上世纪60至90年代这三十年多年里,差距颇大。因为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中期,还是受计划经济的指导,生产力较为落后,民生产品极为短缺,而此时日本的重工和轻工产品早已风靡世界了,上世纪50、60年出生的人一定记忆深刻,他们在风华正茂的年代,是接受着以索尼、松下、东芝、能率为代表的日本品牌家电的启蒙。

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的高低有很多指标:规模化、专业化、技术创新、新材料应用、工艺精美、销售价值、品质耐用性、市场接受度……

从国家战略层面看:规模化、专业化、技术创新、新材料应用、市场接受度等指标可能更受益。

从个体消费者层面看:工艺精美、销售价值、品质耐用性等指标更重要。

从可持续商业价值层面看:专业化、技术创新、新材料应用、工艺精美、销售价值等指标更重要。

步入2010后,中国的家电制造在规模上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这也是历史的必然,中国“造物”的历史悠久,之前落后于日本是拿破仑所言的“昏睡的狮子”。一旦这头狮子醒来,能量的释放是千当量级的。

在不同的科目上,日本和中国产品与技术的区别各有千秋。但在家电产业上,日本的产品无论在技术创新上、品质控制上、工艺精美上,使用体验上,都全面领先于中国。

中国家电企业近廿年是以拼价格、拼规模获得优势地位的,导致部分日本产品退出中国,或升级高端。日本的这种出让,是因为这个品类的经营价值让中国的低价给全面透支了,日本商品再留在这个品类中已没有太大价值,就象上世纪70年代美国退出家电业,转入IT软件业一样。


02

为什么中日企业在制造的血统上同源,但在价值经营上却殊途扬镳?

为什么日本企业不打价格,注重生产优质产品,保证较高利润,而中国企业却爱打价格战呢?

说到底,是两个地域民族文化的基因血统所决定的。

如前所说,日本是个岛国,资源有限,所以日本人民从小就培养了节俭不浪费,物尽其用,价值最大化的人文观念,同步养成了坚韧、内省、专注的“造物”精神。这种人文理念放大到企业经营中,就自然会形成一种趋优经营的民族“造物”共性。

在国家和产业大战略层面上,日本具备了前瞻性的格局,善于不断的积蓄力量迭代创新,保持战略竞争力;

在具体的企业文化中,则保持了极高的精品理念、专业专注、坚持不渝的特质。

所以日本的制造,一旦选择好一个产业目标,就坚持专注的做下去,把这个产业做深做透做强。

在日本,发展超过三代的日本中小企业比比皆是;相对于做大,不少日本人更在意深耕某一行,直到无与伦比独一无二。

资源有限,就尽量把产品做到以轻、薄、小为特点的精美。要把产品做到轻、薄、小的精美,就必须在材料上、技术上、工艺上创新改进,培养日本企业强大的创新能力。以厨电业的研发投入计,中国两大厨电产业群(长三角、珠三角)的技术研发与产值的占比分别为2.8%和2.2%,而日本厨电产业的代表能率公司技术研发投入超过7%。

企业要创造价值最大化,就必要做品牌、做品质、做用户使用口碑。日本企业做品牌的典范是索尼,它创业之初濒临死亡,接到一个救命订单是出口美国市场的“随身听”,开始美商要求打美国牌子,但索尼坚持打自己的品牌,这才有了闻名世界的索尼。

日本企业做品质的典范是能率,这是一个近70年寿命的家族企业,在日本燃气具行业排名第一。能率燃气热水器进入中国20年,从不为中国热水器企业盛行的价格战所干挠,坚持按照日本的制造标准生产产品,哪怕成本再高也不降低制造成本。因为品质过硬,能率热水器目前成为中国市场上影响力巨大的高端热水器。

做产品口碑,能率热水器更是典范,它有三个鲜活例子值得中国企业借鉴:

一是始终用高技术含量产品赢得用户。能率热水器进入中国伊始,在燃气热水器上就导入更安全、用户使用更舒适、但成本更高的恒温技术,这一坚持就是25年,也难怪中国燃气热水器的行业主管单位中国五金制品协会执行理事长张东立先生,在上海举行的2018年能率热水器新品发布会上,高度肯定说:“能率公司给中国燃气热水器行业带来了恒温技术。”

在2018年,能率又全面推出功能更强大的恒温燃气热水器,一改中国企业惯用的单水量伺服器,研发双水量伺服器和微焰燃烧技术完美结合,使燃气热水器恒温技术更加臻美。

二是能率新科技产品——全屋供暖系统产品,这是一款应运中国消费升级的高科技产品,供暖炉主机为日本原产,采用燃气具行业先进冷凝式换热燃烧技术,达到一级能效标准,可在30分钟内迅速升温,解决全屋大宅生活热水和供暖的使用,成为中国高端住宅热水和供暖的首选配套产品。

三是用人性化的社会活动感染用户。能率从不搞中国式的“降价让利大促销”,注重用好产品感染用户,创造口碑。从2012年开始,能率公司每年会组织几批用户,到上海中国工厂和日本神户能率工厂参观,近距离比较两地一致的制造水平,这个活动能率一做就是六年,使近千名用户参观两地工厂后,无不从内心对能率大大点赞。


03

日本文化特有强烈的危机感,善于内心自省。从日本禅学、茶艺、武士道、影视和出版界,都比较推崇内省式的忧患意识,近年一系列的作品如《日本沉没》、《日本即将崩溃》、《日本的危机》、《日本的挑战》、《日本的劣势》……都可以看出日本时时在告诫自己要内敛、修心、不自大。

正如能率公司进入中国二十五年了,企业一直没有大做商业广告,品牌并不象一些跨国公司那样强大,但能率的本意恰恰如此,是用品牌的隐忍,让企业不自满而保持竞争进取心,把资源放在产品和技术储备上。早在八年前,能率就储备好全屋供暖系统产品技术的储备,而今年才高调推出。

正因为以上日本的民族文化的特质,导致了日本“造物”理念的独特和可贵。

我们从一些相关的资料也可看到,近二十年来的日本,也象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一样,已经从低端制造业的家电之类产业,转向新材料,人工智能,医疗,生物,新能源,物联网,机器人,高科技硬件,环境保护,资源再利用等新兴领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是中国的一句格言,日本企业正是领悟了其中真谛,才从中日的“造物”同源理念中领先一步,走在中国企业前面。

中国企业未来的战略,不应是去追逐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和投资金融地产,而是要放下虚荣的自尊和固步自封,学习日本企业务实精神,潜心做研发,做精品制造,做品牌体验。


相关文章


扫描以上微信二维码 加关注

中国家电市场网(微博:@家电市场杂志,微信:家电郡 jdscjdsc)自成立以来就秉承新锐、高端、专业的宗旨,以敏锐的视角报道家电新闻、深入的观点解读行业趋势、强大的团队构建品牌运作,致力于互联时代传播品牌的价值。

  • 验证码:

最新文章

  关于我们

新浪微博 微信 头条